“呦,这次是全员出动啊!”

  从黑漆漆的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弓长警部对众人打招呼道。

  “对了,玄田已经全部招供了吗?”

  毛利大叔走到弓长警部的面前问道。

  “他的回答就只有我不知道这四个字而已。”

  听到这话,弓长警部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在审讯当中说我不知道还真是很少见,尤其是在已经自首的情况下。

  看到大家同样错愕的面孔之后,弓长警部似乎找回了一点平衡,接着说道。

  “根据他的说法,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个自己,很有可能就是那另外一个家伙在外面纵火烧房子的。”

  “人格分裂吗?还是已经成熟的第二人格?”

  “我们警方还没有对他进行心理干预,目前为止还不清楚。”

  “这个家伙说在他小的时候曾经患有梦游症的情况,最近这一阵子又复发了,所以他去了一家精神医院治疗。”

  “等一下,精神医院,难道说。。。”

  “没错,给他治疗的医生正是死者的丈夫诸角明,听说他好像开给玄田一种可以放松心情的镇静剂。”

  服部平次的猜测被肯定了,这几个人的关系远远不止那么简单而已。

  “当那个诸角明听到玄田是纵火犯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这样说起来,曾我操夫好像也是这个反应,这个曾我跟玄田是常常在古董市场碰面的朋友,推荐玄田去诸角的医院看病的好像也是曾我。”

  “听说曾我以前是一个医学部的大学生,但是中途退学改成风水师的奇怪男人,至于那天你们之所以会碰到玄田,也是因为曾我曾经告诉他,那一带的附近都是吉位,前去拜访的话一定会有不错的收获。”

  在那之后还有权滕系子,虽然弓长警部没有问出来她跟玄田之间有着任何联系。

  但是在今天早上,他请三个死者的关系人去辨认一块死者临死之前手中紧紧握着的绿色小垫子的时候,就只有权滕系子的脸色大变,十分可疑,好像想逃走似的。

  听到这里,风间熏回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在杯户商厦的时候,虽然那个女人是在哭,但是嘴角却向上弯起,明显对于自己妹妹死亡这件事情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悲伤。

  就算她不是凶手,也一定有点问题。

  “那既然这样,警方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呢?”

  和叶十分难得的对这起案件提起了兴趣,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想要出去玩的关系。

  ”她在案发当时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我们警方就是想留她下来也没有理由,不过,这也要你们提供的起火事件是准确的才行。“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去问问好了,就去提供这个线索的小男孩家里询问。”

  ”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去检查一下玄田的精神状况好了,虽然没有在心理方面深造过,你但是如果这个玄田真的存在潜伏的第二人格的话,我想我还看出来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兵分两路吧。”

  “恩”

  就这样,风间熏带着美和子回到警视厅,打算对这个奇奇怪怪的玄田进行心理干预。

  而毛利大叔他们则是去之前提供了起火时间证据的小男孩家里求证。

  毕竟小孩的证词很有可能不准确,也不能就这样肯定是准确的案发时间。

  “那我们走吧,美和子。”

  小男孩家就在案发现场的附近,他们一行人走着就去了。

  风间熏跟佐藤则是坐车前往警视厅。

  得到了弓长警部首肯的她们,自然是可以对已经自首的连续纵火犯玄田隆德进行侦讯。

  “报告警官,连续纵火案案犯玄田隆德已经带到。”

  “辛苦了。”

  一片纯白的侦讯室当中,配合着强烈的灯光,会给案犯极大的心理刺激。

  以便打开那些凶手的心理防线,让他们说出犯案的经过。

  但是,今天风间熏的目的却并不是给他心理压力。

  所以就关掉了这个强烈的白色强光灯,甚至还打开了一扇小窗,让犯人能够看到外面的风景。

  “玄田隆德对吧?”

  佐藤负责记录,风间熏负责询问,两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的共同审讯,足够让任何犯人不虚此行了。

  就算撩妹无数的怪盗基德也是一样。

  但是这家伙却依旧没有任何放松的表现,头死死的低下,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能听出来这个人并不结巴,只是胆子比较小。

  神情畏畏缩缩,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模样。

  这样的人,的确是最适合背锅的家伙。

  就算是被冤枉,看这个德行也是不可能自己辩论脱罪的。

  “你不用紧张,我今天不是来问你关于纵火案的事情的。”

  “警、警官,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

  “好了,你先不用说了。”

  风间熏制止了这家伙的发言,照这个结结巴巴的说话速度,别说是做下这四起连续纵火案件了,就连说出经过都很费劲。

  也难怪弓长警部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家伙并不是凶手,看起来他就没有这样的胆量。

  “你尽量放松,难道说我们两个会吃人不成吗?”

  风间熏看向了坐在对面的男子,原本的一身西装已经被换成囚服,大大的圆框眼睛也并没有掩盖住浓重的黑眼圈。

  能看出来,这家伙昨晚并没有很好的休息。

  也是,一般人进了监狱都是心惊胆战的,更别说是这胆小的人。

  “武田,这家伙昨天晚上有没有出现他说的梦游现象?”

  虽然知道他这样的状态不太可能睡得着,但是风间熏还是仔细的询问了一下。

  “并没有,警官。”

  “好,我知道了。”

  风间熏转过去看向这个玄田,发现他身上颤抖的迹象更加明显了。

  大概是自己刚刚跟看守他的警察说话这件事情加重了他的心理压力。

  “呼,真是麻烦啊,又不能直接催眠,麻烦死了。”

  一时间,风间熏颇有点鹿丸附体的意思。

  也不怪她懒,不管是进行心理干预,还是唤醒第二人格,都是需要在平静、安详的心理状态下才能实现的。

  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心理医生一开始就是跟你闲聊的缘故,要放松警惕心理,心理防线,甚至从心底把心理医生当成自己人,这才能出手干预对方的心理。

  别看他这样畏畏缩缩的,好像问什么说什么的样子。

  实际上这样的状态心理防线才高的可怕,不会透露自己任何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而且他紧张的心理状态也不适合进行催眠,除非一棒子打晕。

  风间熏开始有点觉得,自己夸下海口的有点早了。

  这个人,有点难搞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7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最新章节,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