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终纪 八十章:克什卡

小说:仙终纪 作者:无人愿 更新时间:2019-05-21 14:34:39 源网站:笔趣岛
  “陛下,陛下,陛下,传送阵的阵点好像因为前些日子的战斗出了问题,你快去看看。”纪子长夹着那本书,站在坐在竹简山中的帝暖书,唠叨着。

  帝暖书不耐烦地把头顶地竹简丢到身后,“这不是你工部的事么?怎么什么都要找朕!?而且前些日子的问题你现在才来?”

  纪子长翻开书,汇报着,“命池周围的地脉迁移需要工部,帝都的扩建和周围的搬山都需要工部,新屋的建造还是工部,陛下你除了建造了这个大启皇宫的空壳子什么也没建,工部还要把皇宫内外维修,而且工部的侍郎大人前几日不知为何被陛下莫名叫到外面收服外物,是吧,陛下?”

  帝暖书眼皮微跳,纪子长这家伙现在都敢和我斗嘴了,纪子长眼睛微眯,“啊,陛下千万不要误会,不就是天天在那个外物的唠叨下还要把这些事一点点处理好然后再和刘大人想办法把银子从他们嘴中抠出来,然后在想办法维修霍大人在那两宗砸坏的东西,对了对了,还有陛下没有阻止的那玩意的爆炸,那个该死的辐射到现在都是我工部的人在控制消磨,那么陛下,其余五部的人都是在吃屎么?”

  “你就是来我这吐苦水的。”帝暖书咕囊着。

  纪子长撇着帝暖书眼睛中的血丝,叹了口气,“陛下英明啊,不过您身为再造境到底是怎样才会把自己的眼睛熬出血丝的?我们工部现在确实没人了,我来是为了让陛下您写张手书,让那几个空闲的家伙去维修一下阵点,我可实在没有银钱去让那几个老混...大人去帮忙了。”

  帝暖书揉了揉眼睛,提起旁边的笔,随手找了张纸吐了口唾沫就当润笔了,绝对不能让外面的人看到这副模样,不然大启就亡了,纪子长暗下决心。

  “对了,阵点具体出来什么事?”帝暖书写好后,一条小龙附在纸上,然后把纸递给纪子长,纪子长弯腰行礼,一边伸手去接一边说道,“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州和州的连接出现紊乱,有时候传到中洲的会跑到青州,或者河州跑到其它州,传回来就没事了。”

  “什么!?”帝暖书突然来了精神,拍桌子站起来,纪子长刚刚接到后帝暖书,看着后者的变化,吓了一跳,然后帝暖书的身影从案上消失不见,屋内只留下纪子长一人。

  纪子长看着手中的纸,好嘛!我说你再那么会有血丝,怎么一直不把那个外物带走,你......一国之君居然留下分身自己瞒着满朝文武偷摸摸地跑了!

  案上帝暖书的身影再次出现,神情有些尴尬地看着纪子长,“那个...子长啊!会帮我保密的对吧?”

  “您刚刚突然消失是用了传送阵然后传错了地方导致一时间没有控制好?”纪子长悠悠说道。

  帝暖书就像一个做错了的孩子点了点头,纪子长叹气,指着帝暖书的鼻子,“您按辈分都能当我爷爷了!您就不能省点心?您说要建国我们几个急忙花了一年帮您想计划,帮你想那霸气的台词;您说您要统一修士,我们帮您忙里忙外!您现在告诉我您不在帝都?大启的帝都还没有命名呢?您到底要干什么呀您?”

  帝暖书苦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像是小孩子那样求饶,苦巴巴地看着纪子长,后者对着帝暖书作揖,“陛下还请记住您是大启的陛下,不再是命主了,也不是那个对我也能不耻下问,对霍军侯把酒言欢的帝暖书;既然您真的想要承担那份责任,那么我等自然是您的剑,您的盾,您的工具,您的目光所到之地皆是我大启的国土,皆是我等的战场,陛下,皇帝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号,那是无数人用鲜血为您得来的,那只是责任的另一种叫法罢了。”

  帝暖书深吸一口气,坐在一堆竹简上,继续阅览着那虽然堆积如山但是越来越多的竹简,淡淡说道,“朕,知道了。”

  纪子长对着帝暖书再次行礼,便告辞离去,阳光射进屋内,将帝暖书的身影在竹简山上拉的很长,很长。

  ——————

  年轻人捂着眼睛,再次放下时金色的瞳眸变成了褐色,年轻人一脸狐疑地看着周围,身后一个除了头发眉毛嘴唇和瞳孔几乎全部都是白色的女子拍着年轻人的肩膀,下巴抵在自己放在年轻人肩膀的手上,挑着柳叶眉,疑惑道。

  “这里不是丰都么?徐浩,我记得我们是要去剑阁的啊?大启那里的传送阵坏了?”

  徐浩只是点着脑袋,女子也不在意,自己这个师侄一直都是这个模样,跟某个小混蛋完全相反!

  “玄清门五长老白芝?以及...恕在下见识浅短,认不出阁下,能请阁下自我介绍一下么?再顺便解释一下为何会从大启的传送阵来到丰都,福地也不是现在开启,对了在下名地魁,丰都守门人。”一个摇着折扇的白面男子站在传送阵下面,笑道,脸上有着一些鳞片,但是丝毫没有对他的外面减分,反到增添了些许邪意。

  接待客人就得派一个让人能看到舒心的,所以每个地方的传送阵除了命池那里自以为是不派人守卫,其余的守卫都是长得很好看的,白芝点了点徐浩的脑袋,“这家伙叫徐浩,我大师兄的二弟子,因为某些原因出去的次数很少,也没有宣扬,我们本是去剑阁的,从大启那里来的,不过不知为何传送到了这里。”

  地魁听到后,恍然大悟,“大启啊,算是两位这几天这么传送到我丰都的都有数百人了,他们的传送阵的确是坏了,我丰都可是第一次在没有庆典时会有那么多的生物来到这儿,两位先下来吧,在这里住一日,我去帮两位办理传回去的文件。”

  “有劳地魁大人了,不过麻烦不要帮我们办理回去的。”白芝带着徐浩走下传送阵,指着另一个方向的传送阵说道,“我们去剑阁,大启那里的传送阵既然坏了那我们去了也没用,劳烦帮忙申请去去中州的传送阵,我们从那里绕道走。”

  白芝从腰间的玉佩中拿出一颗蓝莹莹的丹药,递给地魁,后者接到后,瞳孔微微收缩,白芝拉着徐浩按着地上一条暗紫色的线朝前走去,“那个是谢谢大人的小礼物,为了我们两宗的友谊,大人按公办事就好。”

  地魁嘴角上扬,对着两人躬身行礼,然后将丹药贴着眉心,灰光一闪,丹药便被地魁吸进眉心之中。

  “大人,还有十人请您批准开启传送阵的手续。”地魁身旁的小鬼拿着一些册子对着地魁恭敬道。

  地魁将小鬼手上的册子夺来,随意扫一眼然后丢了回去,不耐烦道,“晾着,一点好处不给还想要速度,他们以为他们是谁?有背景有钱吗?滚滚滚!老老实实等着,不等自己跑去。”

  小鬼似懂非懂地点着头,抱着册子就要离去,地魁突然叫住他,“记住给点暗示,不要太明显,也不要太隐晦,就要给他们那种云里看花,雾里探花的感觉,明白了吗?”

  小鬼愣了神,歪着脑袋,地魁气愤地跺着脚,小鬼玩意,神识未开,我怎么就选他当助手了!

  ——————

  锃!

  郑雀的手从光头的脑袋上滑了下来,发出这样的声音,死鱼眼中有了强烈的兴趣,陆玖托着下巴,看着这个奇怪的光头,老人则趴在椅背时,蹲在椅子上,一脸不爽地瞅着这个光头。

  “那个...几位,小僧只是路过。”光头苦笑着。

  老人挑着眉毛,“哦,那你刚刚见到我时你自我介绍说你叫什么?”

  “凤...凤兮,那个有什么问题吗?”光头怯怯地回答道。

  老人抬起一只手,脸色冰冷,“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不,不,小僧没说什么啊!”光头急忙摆头,生怕自己真的被老人一巴掌拍死。

  郑雀把手从光头的脑袋上拿下,蹲在光头身边,死鱼眼一动不动地瞅着光头,后者流着汗不知所措,“你说你是什么和尚?和尚是什么?看你的模样不像什么少数民族的,和尚应该是某种教派的弟子统称吧?除魔障的门派,和道宗以及五雷法地那些人很像,但是你很明显不是他们的人。”

  和尚双手合十,笑答道,“小僧属于佛门,虽然道行不深,但是也算是佛祖的亲传弟子。”

  “佛门?”老人若有所思,紧接着又问道,“那你口中的师傅叫什么?”

  和尚挠了挠光滑的脑袋,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来这干什么的?你个师傅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让你那么个蠢蛋一个能够净化灵魂的宝贝来到丰都?就不怕被哪个大鬼看到了一口吞了?然后到茅房里抱着你哭去?”老人挤弄着眉毛,一脸难以置信。

  和尚只是苦笑着挠着光头,怎不能告诉这三个和蔼地人说自己其实已经见过丰都最大的鬼了,而且还是被他丢过来的,这会吓到对方吧?万一老丈有什么隐疾,那可就是罪过了!和尚想到这,不自主地念了句我佛慈悲,这让老人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屁事真多。

  “陆玖。”墨来提醒道。

  陆玖跳下床,向老人告辞后朝着门外走去。

  “小心点,丰都没有值得的事物。”郑雀小声提醒道,陆玖笑着点点头,“谢谢师哥。”

  陆玖推开门走了出去,而郑雀则将脑袋低了下去,死鱼眼睁得很大,他现在觉得很烫,尤其是脸颊处,老人呵呵一笑,这小子。

  陆玖推开自己的门,便听到一声嬉笑声,那名自己在上楼时看见的少女此刻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双腿不停地摆动着,双手托着下巴,笑呵呵地看着陆玖。

  “这家伙很奇怪,不是普通的巫人,算是七窍玲珑心一部分的我根本感觉不到她的思想,从面部表情也一样。”墨来提醒着,此刻他感到了一丝恐惧,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陆玖心中已经有了些了解,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对面那个女孩眼中的黑雾根本没有任何掩饰,就像刚刚自己在左眼中看到的那样的黑雾,任不羁斩断的罪孽。

  “克什卡。”陆玖小声道,脸上流出冷汗,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少女一愣,似是没有想到对方会喊出这个名字,然后起身,坐在床上,搂着双腿,歪着头邪笑道,“不对哦。”

  “至少现在不对,我的......探秘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7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终纪,仙终纪最新章节,仙终纪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